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追求进步、和谐

 
 
 

日志

 
 

全球变暖论是一种反动的意识形态?  

2013-11-19 06:15: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变暖论是一种反动的意识形态? 

英国:《金融时报》        转载:追真求恒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3478?page=1

 

     全球重力连续发电之父(追真求恒)转载前言:         本文里捷克前总统瓦茨拉夫·克劳斯大部分说的都具有极强的科学逻辑性,表现出克劳斯政治家也有良好的科学发展观素质。克劳斯说,全球气候变暖论是一种反动的专制主义的意识形态。应当说此话有极强的理解层面之区别。

 

   笔者以为,全球气候变暖论不管是赞扬或反对派,他们多年洋洋洒洒的说教,对世界有所改变了吗?改变的仅是中国现在呈现的“十面霾伏”已成为中国人民形影不离之“好朋友”。中国人的“肺”最清楚,“不是我要这么“黑”的,完全是逼良为娼呀!”这情景对比克劳斯在发言的时候对欧盟冷嘲热讽,那就表明克劳斯的“冷嘲热讽”完全不错。

 

   中国人也有很多理由说,中国现在呈现的“十面霾伏”是西方世界以邻为壑的结果。但地球只有一个,靠“冷嘲热讽”不解决任何问题。所以还是习主席说得好,【空话误国实干兴邦】!现全球东、西方都在浑浑噩噩,浑浑噩噩中,有人是假的,其实在暗中得意,以为他们可利用【中国人的“肺”最清楚】这状况还能趁机吸取血腥的既得利益,他们血腥的既得利益、他们有能力搬到月球上去!

 

     那如何实干?看看笔者名头【全球重力连续发电之父】吧!别不服气,可能你有爱因斯坦的科学基础水平,但你敢公开亮出名号,在互联网里就笔者“名头”公开科学辩论吗?如此,这才是中国对于地球人类有较大贡献,才不是只懂喊口号——【空话误国实干兴邦】!

 

   上周在布拉格开会的时候,我见到了捷克前总统瓦茨拉夫·克劳斯。克劳斯今年已经72岁了,步履略显蹒跚,面部微微浮肿。但就像秋天的落叶,水分脱去之后叶脉反而更加清晰,克劳斯到了老年,更是毫不掩饰他桀骜不驯的派头:捷克加入欧盟已经十年了,克劳斯在发言的时候仍然不忘对欧盟冷嘲热讽。

 

   这就是克劳斯,世界政坛上的一朵奇葩。你要是觉得这种言论有些不合时宜,那读了克劳斯的《环保的暴力》,你会吃惊得合不拢嘴。克劳斯在这本书中尖锐的指出,全球气候变暖论是一种反动的专制主义的意识形态。

 

   克劳斯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或许会感到他就是那个勇敢地站在巨人歌利亚面前的小个子大卫。巨人如果不是低头仔细去找,根本觉察不到他的敌人就在眼前。为了吸引对手的注意,最好的办法就是蹦起来、大声地嘲笑对手。克劳斯在攻击对手的时候,极尽刻薄之能事。他提到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的那部有名的纪录片《不能忽视的真相》时说,把这部片子叫做纪录片,是对纪录片的侮辱。他把英国著名经济学家斯特恩主持的《斯特恩报告》称为“戈尔预订的报告”。他甚至还暗示,绿党政治最早曾起源于纳粹党内。

 

   克劳斯对全球气候变暖论的反驳观点主要是:

 

一、全球气候的变化受到各种复杂因素的影响,其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很可能是大自然本身,而非人类的行为。我们能够控制太阳黑子的出现频率吗?

 

二、从罗马俱乐部在20世纪70年代推出《增长的极限》一书开始,环保主义者的很多预测后来都被证明是错误的。这很可能是因为他们低估了技术进步的影响。

 

三、斯特恩报告中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贴现率”。经济学家在计算未来收益的时候,一般都要把它贴现为现值,因为活在当下比活在百年之后更珍贵。但斯特恩报告里的贴现率几乎为零。如果把报告中的贴现率换成经济学家一般假设的4%左右,斯特恩报告中很多灾难性的场景就不复存在了。

 

四、环保主义者没有考虑到机会成本。如果把化石燃料换成太阳能和风能,当然很好,但克劳斯指出,如果用风力发电站取代捷克境内的泰梅林核电站,需要兴建5000座风力发电站。如果让它们排成队,可以一直从泰梅林排到布鲁塞尔。尽管风能和太阳能取之不尽,但土地依然是稀缺的。

 

   克劳斯并非气候学家,他的很多观点都是引用其他科学家的研究。比如他非常欣赏朱利安西蒙在《终极资源》一书中对《增长的极限》的反驳。书中也反复引用B.隆伯格的《环保主义怀疑论者》(Skeptical Environmentalist)。几位大牌经济学家似乎也站在克劳斯这一边。

 

   他提到了诺贝尔奖得主谢林在1995年发表的《温室气体排放的成本和收益》,也说起格罗斯曼和克鲁格发现的环境倒U型曲线,即随着人均收入的提高,环境先是恶化,随后恶化程度下降。他提出的解决办法也令人费解,比如,他不反对做些身边的小事,比如随手关灯、少开空调,但却对那些大的政策极其反感。他觉得最好的对策就是啥都不做,相信看不见的手。如此决绝的自由放任,相信没有多少人敢照单全收。

 

   克劳斯之所以如此痛恨气候变暖论,不是由于研究结果的分歧,而是源自意识形态的分野。做为一个曾经在极权的苏联阵营政权中生活过的知识分子,他对一切反对言论自由和行为自由的事情都极其敏感。

 

   英国环境部长曾声称,正如不许恐怖分子在媒体露面一样,也应禁止全球气候变暖怀疑者发表言论。没有这更能激发反极权老兵克劳斯的愤怒了。他认为,到如今,对自由民主市场经济构成最大威胁的已经不是曾经的极权统治,而是这种野心勃勃、自大狂妄和肆无忌惮的环保主义政治运动意识形态。它已经从一种科学蜕变为宗教。环保主义者企图改造人的思想、控制人的行为、改造社会结构、并增加政府干预。

 

   克劳斯还控诉,发达国家和环保主义者垄断了对环境科学的研究,如果结论按照他们的标准是政治正确的,那就支持,如果不符合他们的胃口,那就打击。克劳斯嘲讽地说,隆伯格因为反对气候变暖论而遭到丹麦科学诚信委员会的指控,是伽利略时代的宗教审判所又回来了。

 

   克劳斯说的这些,很难让人全信。从意识形态斗争的角度出发,立论难免会有偏激之处。但是,他对任何一种形式的专制制度的敏感程度令我感慨,仿佛他有着异于常人的感官系统。专制并不完全都是冷酷和残暴的,专制也可能是温情脉脉、热情澎湃、振奋人心的,这种专制更能够征服人心。

 

   当别人都普大喜奔的时候,克劳斯孤独的身影显得格外挺拔。

 

【作者注】:瓦茨拉夫·克劳斯,《环保的暴力》,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2年中译本。克劳斯毕业于布拉格经济大学,长期在大学任教,后曾任捷克财政部长。199311日捷联邦正式分为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独立国家,克劳斯担任独立后的捷克共和国首任总理。

 

2003年当选为捷克共和国总统,2008年成功连任。克劳斯总统曾出版过20多本有关社会、政治和经济方面的书籍,《环保的暴力》是最有名的一本。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经济自由主义者,据说在他任教的布拉格经济大学经济系,学生可按照市场原则互相交易学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 mojing.huo@ftchinese.com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