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追求进步、和谐

 
 
 

日志

 
 

一种病毒的新变种名新月  

2010-03-11 21:4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种病毒的新变种名新月 

雅典的新月撰写这篇文章一种病毒的新变种》,又在给他导师一剪梅帮倒忙了,他在文章最后说,中国之大,你又是哪位?现追真求恒告诉你,本人是最近的共和国杰出人物,是受中华民族电视台、中国党建网编辑部邀请的贵宾,你是政治论证大家,请你去证伪。

说你是白痴吧,还真不是攻击。你怎么能说十三世纪就被人证明失败的东西就是迷信呢?你的高超的逻辑性又到哪里去了?你要挽救雅典学园这块牌子你的导师一剪梅对你的学术素质也太不负责任了。就是你这样素质来挽救呀?你确实要嘲笑日后你的救命恩人,追真求恒给你指条路,你能说出在《雅典学园》里追真求恒的关于《永动机》的学术理论文章【《重力连续得能源装置》是救世的发明】,它错在哪里?那你嘲笑笔者就绝对有道理了。该文章现也是中国新能源论坛网站(中国科学院主办)的头版,请注意,这文章是有实证的、是当代圆周运动力学理论的补正。这是真心话,笔者而且是遵照你导师一剪梅的说真话的标准教导说的。真的希望你这新月病毒不再成为你导师一剪梅的病毒。

-----------------------------------

附:一种病毒的新变种 2010-03-11(雅典学园新月博客)

之所以撰写这篇文章,原因无他,只在于挽救雅典学园这块牌子。这话口气好像很大,不过还真的就是这样。当然,对于一个旨在把自己变成天涯猫扑,以发泄对社会不满为己任的雅典学园来说,我的话就是自吹自擂,相反,对于一个以真正促进法学研究,对社会理性思考作出建设性意见的雅典学园来说,我的话就是必要的,是需要认真考虑的。

近来在雅典学园的一连串对话实在令人眼花缭乱,从鼓吹意识形态到鼓吹伪科学,甚至到了宣传迷信。这话我可一点也没有扯淡的意思,什么叫做迷信呢?就是所谓桃李江湖’”说的那样,看到我的文字可千万别在意,要冥想我的深意,总是揪着我的表达做什么呢?要你揣摩我的心。这种东西自然就成了我所谓的迷信。的是什么?的就是所谓桃李江湖’”所谓桃李江湖’”现在已经俨然代替了冷眼向洋成了新的领袖式的人物。当然我们不能忘记二号人物从江南孤雁换成了追真求恒。这位先生不甘于自己只研究十三世纪就被人证明失败的永动机,而非要在这里搅和搅和。因此,不待言,有些对话也就因其而起。

林林总总,令人眼花缭乱。在这些林林总总之间法学学术成了写散文,要求是要表达优美,然后要说小孩子的话,据说这是一种至高的学术境界,即所谓真话。当然,正如我们之前亲爱的朋友冷眼先生所言,这样的辩论实际上在雅典已经出现过一次了。切中时弊。这样的辩论的确已经出现了一次。之前的那种病毒叫做常识,现在这种病毒经过所谓桃李江湖’”和追真求恒等,已经变种成了真话”“良心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当然,病毒再怎么变种,说到底核心还是那个陈词滥调。

什么陈词滥调?不妨用曾经的文字来说明问题:

这是常识这句话基本上将所有的问题都能打断,只要是他们同意的,就是常识,你不知道就应该被嘲笑,只要是他们反对的,也都是常识,你不知道同样应该被嘲笑。但是凭什么这些被列为常识呢?他们的方法是,去看苏联人民苦难史或者朝鲜人民苦难史云云。结果就成了:

为什么这些主张是常识?去看历史。为什么历史能够说明这些主张?这是常识。

这,就是常识派的全部教条,就是他们捧在天上的帝王命题。这是伟大的辩证法的魔鬼杰作,任何的问难都将被瓦解。常识包含了道德上的强烈味道。你不知道常识?别急着骂我们,先检讨你自己怎么不知道常识!不知道常识的人,哈哈哈,真可笑。

常识二字换成现在病毒的任何新变种都可以,甚至上述的这段话能够概括将来一段时间内雅典学园上多数言论的最终知识含量。我就是敢说这句话,原因很简单,因为对方头脑简单到了这个地步。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不信,那就走着瞧。

我们做学术的,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为这些乌烟瘴气的常识服务的,恰恰相反,我们在不停的检讨这些常识究竟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曾几何时女人裹小脚,男人娶小老婆是常识,现在又怎样呢?曾几何时美国人允许奴隶制,并视为常识,现在又怎样呢?你以为是真话,可是你算老几呢?当然,现在很多人自大的不行,以为自己发现了什么绝对真理,地球没了他就运转不得。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在道德上,的问题还真是一个学术问题,这个问题的存在不以你追真求恒或者所谓桃李江湖’”否认为转移。你说我在说假话,可是谁鸟你呢?

你说人权重要,自由重要。当然,我们承认,但是什么是自由什么是人权呢?我们可不赞成有什么标准答案,有什么常识。标准答案这档子事纯属胡扯蛋。美国人定义自由是什么什么,那个就是常识吗?我们凭什么要接受它的定义呢?这就是问题了。我们非要反着干,就是要怀疑,就是要疑问。难道就允许你们质疑这个质疑那个,不允许别人说一个字,甚至连还没有说,仅仅是怀疑?究竟谁在当专制者?究竟谁在搞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又究竟谁是戈培尔又谁是希特勒呢?

我再强调一遍,我们搞学问的,不是写散文,不是鼓吹政治,用不着文字优美,用不着蛊惑人心。我们做的就是严密的事实的检讨和反思。这里不是那些文艺青年随随便便进进出出的地方。你要是喜欢看《青年文摘》,请你回家慢慢看,别拿《青年文摘》这类文字优雅者来说事。所谓桃李江湖’”看过什么法理学的著作呢?在这里大放厥词?他怎么不敢去谈谈量子物理呢?说到底,这两位新领袖从开始说话就对我和我所在的学科不尊重,我有什么义务尊重这种人呢?有长者说的好,自重者方人重之。当一个清洁工人的面说我以为清洁工是最下贱的工作,然后要求别人平心静气,这难道不够戈培尔吗?难道还有比这个更无耻的事情吗?

对自己一套标准,对别人一套标准。同意自己的观点就大谈言论自由”“容忍等等,对那些真正怀疑自己观点的人,就意味的讽刺,嘲笑。十面围城林林总总来了十路大军,算得上是雅典学园历史上蔚为壮观的一页,在我看来也是极为可耻的一页。这就是他们的自由,这就是他们的容忍,除了讽刺之外,我们还能看到什么呢?过去的文章我就提到了这样的内容:

常识派期许给我们的就是,人民内部能够民主也必须民主,对敌人就要无情打击。那么谁是人民谁是敌人呢?凡是支持我们的常识,活学活用就是人民,凡是胆敢怀疑我们的常识,就是五毛党,就是中共的走狗,就是人肉搜索的对象,就是挖苦讽刺的目标。

当然,话说回来,就算常识派扯到天上去,我们的学问照样做,的问题照样申请到课题立项,太阳照样从东边升起。这个世界从来不会因为这些常识派说了什么而发生什么改变,也不会因伪科学大力鼓噪所谓重力机就能造出来。社会有自己的结构和行动方式,过分的自以为是到底不过是文人浪漫主义政治的残羹冷炙。当然,所谓桃李江湖’”和追真求恒以为自己得了什么宝。不过得问问自己——

中国之大,你又是哪位?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