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追求进步、和谐

 
 
 

日志

 
 

科技创新为发展或为毁灭?  

2009-02-21 16:1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技创新为发展或为毁灭?

    

  中国的科技打假壮士们前些年得意洋洋的将中国“水变油”的科技骗子送入了牢房。请读者注意,笔者没说这依法办事的不对,是在反思这一事件。真正的科学发展观精神,不会有中国变态的“笑贫不笑娼”的太监思维插足之地。近些年来,因为地球趋暖,死神在狞笑的余音绕梁,观赏地球这“蝴蝶效应”大剧,使明智的美国科学家们并没有放弃“水变油”的幻想,估计也是中国的科技打假壮士们不敢在美国科技打假来兴“似是而非”手段的局面得利,美国科学家们最新一期美国《自然》杂志报道了美国宾西法尼亚州立大学教授克雷格.格兰姆斯的“水变油”实验:宾西法尼亚大学操场内,又上演了一幕让人瞠目结舌的“水变油”奇迹。研究者将二氧化碳和水蒸气装入一种纳米试管中,在光的作用下,开始发生化学反应,转化成俗称“天然气”的甲烷。近日,发明人格兰姆斯教授接受了上海《外滩画报》记者的采访。

  下面转文/ 作者周一妍 《外滩画报》

  1996 年,美国上映了一部名叫《链式反应》的科幻影片,说的是芝加哥大学的一群科学家,搞出了一种全新的能源技术,这种技术能够从水里提取出无穷无尽廉价而又环保的燃料。结果,当负责这个项目的科学家,打算向外发布新闻时,一群蒙面杀手从天而降,炸毁了整个实验室,“水变油”技术灰飞烟灭。

  13 年后,原本只会在科幻片中出现的“水变油”技术变成现实,他的发明者同样是美国高校的一群科学家。宾西法尼亚州立大学材料工程学教授克雷格.格兰姆斯和他在宾西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同事们一起在学校的草地内,用二氧化钛纳米管(大约135 纳米宽,0.1 毫米长)去催化水蒸气和二氧化碳,结果喜出望外地得到想要的结果——碳氢化物。

  “这是一个相当艰难的项目,我们为此研究超过一年半,而且是在完全没有先例参考的情况下完成的。” 格兰姆斯告诉记者,尽管在他之前,已经有科学家提出了用二氧化钛纳米颗粒催化反应,但由于催化效果不明显,科学家普遍认为这一研究没有任何价值。对此,格兰姆斯却提出不同观点。经过无数次的失败尝试,他发现当水蒸气和二氧化碳通过二氧化钛纳米管,同时引入氮气,另外在纳米管的表面负载了铜和铂的纳米颗粒,生成碳氢化学物的速度比以前快了20 倍左右。

  “蚊型”团队的大成果

  格兰姆斯教授带领的研究团共有12 人,“水变油”项目只是整个研究项目中的一小部分,只有4 人参与,和一般队伍庞大的科研团队相比,只能算一个“蚊型”团队。“我主管项目研发,研究员Oomman Varghese 负责研发,他的助手研究生Thomas LaTempa,最后一个成员是擅长纳米管研究的MaggiePaulose。”

  在开始“水变油”研究项目前,格兰姆斯发明了一种名叫“利用可见光分解水”的新技术,这为“水变油”提供了基础的技术保障。2007 年7 月,格兰姆斯在《纳米快报》(Nano LettersJournal) 上发文称,由自动排列、垂直定向的钛铁氧化物纳米管阵列组成的薄膜,可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将水分解为氢气和氧气。

  2008 年夏天,格兰姆斯在宾西法尼亚州立大学进行实验。首先,他向钢管内通入二氧化碳和水蒸气,用纳米管薄膜覆盖住仪器的后部,然后在容器顶部安装石英窗户使阳光进入。随后,把这个封闭的仪器在天气好的时候放置在室外的校园内。“当阳光照射在纳米管上时,纳米管释放出高能量的载荷子,使得水分子分解为氢氧自由基和氢离子。当二氧化碳分解后的产物——氧气、一氧化碳和氢气后,就反应生成了甲烷和水。”

  “每克二氧化钛纳米管,大约每小时生成160 毫升碳氢化学物。这个反应速率至少要快于先前在紫外线下得到的结果20 倍。”,格兰姆斯指出,在整个反应后期,铜和铂催化作用明显,但由于铂的价格昂贵,如何减少铂含量而使得催化效果不变,仍值得研究。

  “还不具备拯救人类的能力”

  在《链式反应》中,杀手“香农博士”这样说:搞出“水变油”技术当然是好事,但当今社会的能源支柱是石油!如果“水变油”技术向外公布,所有的石油产业将会在一夜之间倒闭!美国的股市会在第二天崩盘!金融体系将会瘫痪!整个社会就会陷于骚乱!所以说,“水变油”技术必须被雪藏,等到石油耗竭时,才可以问世。

  当记者问及格兰姆斯是否担心“水变油”技术对于能源行业的颠覆性影响,他的回答却颇为谨慎,他承认目前催化剂的效率仍然很低,“目前为止,我们还不具备拯救人类的能力”。

  然而,格兰姆斯对未来的研究持乐观态度。他向记者讲述了他未来的三步计划:第一步是给纳米管安装感应器,让它更好地起到光导作用;再者,通过在纳米管的表面更平均地沉淀铜纳米颗粒;第三,使用实惠的太阳能光电板,这样一来,可以更长时间给薄膜照明。“结合其他一些改进,转化速率还能成倍提高。”

  格兰姆斯还指出,“水变油”技术顺带提供给二氧化碳一个绝佳的处理方式。“我相信如果有一个集中的二氧化碳来源,就像煤电厂一样,这个生产工艺就能得到工业应用。”

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校的物理化学家Michael Gr tzel 称这个结果是基础性的研究,它表明纳米管通过变化试验,能让“水变油”具备更高的转化效率。科罗拉多州葛尔登市的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的电子化学家约翰。特纳也表示,这是很好的工作,很有科学性。但他指出,处理二氧化碳,或许还有更好的方法。现在已有人通过工业生产,把二氧化碳变为合成气,而且可以在同一个生产过程中把合成气转化为液态碳氢化合物,而格兰姆斯的实验则需要依靠太阳光提供转换条件,这样一来,二氧化碳转换为碳氢化合物,就变成了间断性生产过程。

笔者看了这上报道,很佩服其作者周一妍的文采,特别是她联想到美国上映的《链式反应》科幻影片里杀手“香农博士”这样说:搞出“水变油”技术当然是好事,但当今社会的能源支柱是石油!如果“水变油”技术向外公布,所有的石油产业将会在一夜之间倒闭!美国的股市会在第二天崩盘!金融体系将会瘫痪!整个社会就会陷于骚乱!所以说,“水变油”技术必须被雪藏,等到石油耗竭时,才可以问世。

这杀手“香农博士”这样说,令全球人不寒而栗。笔者依据自己的知识,觉得美国格兰姆斯教授发明人的“水变油”项目是可信的。因为笔者在上小学自然课时,大约上世纪66年,知识渊博的“大右派”,笔者小学自然课老师,(现在已过世)就满怀激情的说,人类肯定能探究出植物光合作用的高效率机理,也就是可能在你们这一代人身上实现农民无须种田,是在光合作用工厂里像生产化肥一样生产粮食。而工人则是建造“永动”机来发电,世界是美好的。笔者那时虽不懂事,但也听的满怀激情,因为“真理”、“真情”类,具有人类不可抗拒的穿透力!所以现在笔者追真求恒本文也将察觉到的其作者周一妍敏锐的用意说一下,估计是作者周一妍的专业技巧作祟,她的敏锐用意不便说出,但笔者“蚤多不痒”,不说不行,这对中华民族有生死存亡的关系,至少笔者是这样认为。

  作者周一妍文内淡淡的一句,当记者问及格兰姆斯是否担心“水变油”技术对于能源行业的颠覆性影响,他的回答却颇为谨慎,他承认目前催化剂的效率仍然很低,“目前为止,我们还不具备拯救人类的能力”。

  笔者联想到上述杀手“香农博士”的话,想到中国的“节能减排”的实际状况,不由为自己的中华民族悲从心来。美国的“按经济规律办”真是铁律,但美国是“艺高胆大”,中国人懂这“按经济规律办”“真理”,笔者仿佛看到孤儿院的一对正在昏天黑地热恋的男、女管理人员边在商量如何布置新房,备足粮草,防偷防盗,“有远虑而无近忧”,边在对着正饿着肚子的没爹没娘的孤儿们说,不许吵闹,等一下到“按经济规律办”商店买“三鹿奶粉”给你们充饥。。。。。

  笔者说这刻薄语言,是为引申主题《科技创新为发展或为毁灭?》,如此话引起中国太监文化“受害者”对笔者进行谩骂,笔者也无所谓,蚤多不痒,中国太监文化“受害者”就是不懂忠言逆耳的道理,但可以原谅,笔者以为这原谅的“忍气吞声”也比快速的销声匿迹,不进行“大声喧哗”,然后和他们一起喂鱼好。

  笔者说自己是忠言逆耳绝对有资格的,在中国国情“似是而非”的海洋里浸淫,如不知道没资格就“忠言逆耳”,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白痴。这资格是什么呢?

   笔者近两年中,用自己“辟谷”真功提炼的精神毅力,连续向国家知识产权局递交中国发明专利申请六项,重点围绕地球重力连续输出转矩能发电课题的机械设计项目,全部取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初步肯定,2项已向世界公布,其余即将陆续公布。呵呵,中国太监文化“受害者”讽刺笔者,你不要想发大财,你拿不到专利权的,你会得神经病的。其实他们真的搞错了,笔者要是为此得神经病,也不会有此重大科技发明成果出现,太监文化为虎作伥的中国官商勾结、司法腐败手段对笔者无端的迫害,那比什么发大财、拿专利权落空的懊恼可厉害千倍,笔者照样一边科研简便的熄灭地球趋暖方法,一边向官商勾结、司法腐败者们激战,(激战指笔者在中国的依法办事,申诉自己的冤情12年了,知识产权维权官司即使在江苏省高院胜了,南京法院还莫须有的找理由,拒不执行。非但如此,腐败分子后又将笔者的个人档案又销毁,南京法院还是说腐败分子销毁有理,即使江苏省检察院为此案抗诉也不怕。现并还在孜孜不倦的研究执法犯法的“科学”发展观发展问题。如此非人险恶境地,笔者也没投降太监文化,如要是现在还得神经病,那是太小看了中华民族子孙几千年来历尽沧桑磨砺的优良基因的遗传。

  言归正传,当记者问及格兰姆斯是否担心“水变油”技术对于能源行业的颠覆性影响,他的回答却颇为谨慎,他承认目前催化剂的效率仍然很低,“目前为止,我们还不具备拯救人类的能力”。笔者在怀疑美国教授格兰姆斯是否在“艺高胆大”,在按经济规律办。联想到布什总统的政府不签字“京都协议”,其实道理就在于有美国教授格兰姆斯的项目“水变油”衬底,比“京都协议”里的主方向“节能减排”高明的不是一个等级,所以“不签字”,因为要按经济规律办。但又坏在美《链式反应》科幻影片里杀手“香农博士”的话也有道理,搞出“水变油”技术当然是好事,但当今社会的能源支柱是石油!如果“水变油”技术向外公布,所有的石油产业将会在一夜之间倒闭!美国的股市会在第二天崩盘!金融体系将会瘫痪!整个社会就会陷于骚乱!所以说,“水变油”技术必须被雪藏,等到石油耗竭时,才可以问世。所以布什总统就在国际的京都协议面前不签字,为美国家利益,冤屈的做了一回希特勒。问题就在这里,布什总统有美国的强大的科技能力衬底,看穿“京都协议”里的“节能减排”对付地球趋暖是隔靴搔痒,所以国际社会说布什总统是希特勒他不怕,但地球趋暖,全人类要毁灭,尽管这世界有国界,有各自的国家利益,在地球趋暖面前,没有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这一套,中国独有的司法腐败遮羞布-“维护国家形象第一”更无从谈起。所以布什总统忠实的维护美国利益还是做希特勒也不冤枉。如此的分析,这世界有了“希特勒”,就必有受害者呀,谁呢?笔者可以说首当其冲就是中国。那就是“中国制造”尽管在世界面前哭哭啼啼,还必须依门卖笑的将十亿件衬衫一架飞机的交易进行到底,伴随着中国勤奋的博文删除专家们的废寝忘食的工作,直至全人类沉在水里喂鱼而终结。中国的科技创新里的太监文化猖獗不给与毁灭性的打击,也是海枯石烂也要有的中国定局。

  所以笔者以为,上帝是公平的,这地球趋暖也是体现了上帝的公平!

中华民族崛起的希望,应该是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开始的以信息技术为核心内容的新的技术革命带来的机遇。每次技术革命,都会导致全球经济实力的大洗牌,抓住了这个机遇,抓准了这个机遇,中国的后发优势就能发挥出来了,中国的飞跃也就能实现了。

不抓或者抓错了会怎么样?被别人甩得更远被后起者超过,即使哭哭啼啼悲鸣,也要依门卖笑,二人转般的唱戏。

最后告诉读者,笔者本文话说的丑陋难听,但是实话实说,笔者没资格粉饰太平。笔者依旧满怀信心,中华民族的崛起不是没有根基。

上述笔者的地球重力连续输出转矩能发电课题的机械设计发明专利项目的问世,就是笔者的底气。

美国教授格兰姆斯说他的水变油项目目前催化剂的效率仍然很低,“目前为止,我们还不具备拯救人类的能力”。

笔者说,地球重力连续输出转矩能发电课题的机械设计发明的六个专利申请项目的问世,具备拯救人类的能力!

呵呵,笔者没有既得利益的累赘,况且也是拯救自己!因为要拯救自己,还要虚假伪劣,那是外星人的叶公和滥宇。只有他们,才有将华南虎护食本能得到的既得利益在地球趋暖,人类全部喂鱼的当口,往月球上搬的本领。那时月球上经济学大学林立,都在教授市场决定一切,一切按经济规律办的“真理”!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